菱歌泛夜

一个全职叶唯+荼靡,只粉叶修河图,只吃叶受,日常=吹叶,ooc,有病,慎关

【all叶】他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42

‹42 ›

进了王杰希的宿舍,叶修就大大咧咧地坐到了王杰希床上。

“大眼儿啊,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哥战法玩得太好了,让你产生了战法都很厉害这种错觉?那我就罪过大了。”

叶修这话无疑是非常自恋了,可在王杰希眼里,这点儿小自恋也是无比可爱的。

没毛病啊,实话实说而已。

王杰希笑笑,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如果我说是呢?”

“啊?”甚少有人能这么坦然地回应自己这种话,倒是让叶修怔了一下,然后迅速回复了淡定,语重心长地说“没事,你以后会懂的。”

真是的,这家伙敢不敢再可爱一点。

“我有没有跟你提过那个妹子呀?叫唐柔,蛮漂亮一姑娘。”

“没有,”王杰希听到“蛮漂亮”三个字,眸色暗了暗“她是在h市?”

“对啊,”叶修点点头“兴欣网吧,这个我绝对跟你说过。”

“嗯,你在那个世界重新开始的地方。”

“那个世界?哪个?”

“孙哲平,”王杰希的声音染上了些怒意“偷听别人说话,有意思吗?”

“我可没偷听,我听的很光明正大。”孙哲平彻底把门拉开,狂妄地在门上“而且是你们自己没锁门的。”

王建新懒得和他多费口舌,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来干嘛?”

“反正不是来找你的。”孙哲平随意应着,自顾自走进去,坐到叶修身边“说吧,他刚才说的那个世界是什么?”

“你先说你来干嘛的?”

孙哲平欺身压向叶修,叶修镇定的挪了挪身子,孙哲平笑了笑,直起身,说道:“我想你了,过来找你,有什么不对吗?”

“……”叶修无语“你能不能说话不要这么给里给气的。”

“你们俩什么关系?”王杰希黑着脸问。

“如你所见。”孙哲平挑了挑眉。

“孙哲平你……我真的要怀疑你的性取向了啊。”叶修说罢,又朝王杰希解释道“就刚才我过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了而已,他说他无聊,就一块儿过来了。”

“怀疑我的性取向?”孙哲平反问“某人怕不是忘了是谁一见面就投怀送抱的。”

叶修:……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孙哲平这么给呀,不就摔了一跤嘛,说的这么涩情。

然而他忘了,那个世界联盟初期的时候,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的孙哲平都是这么和他说话的,后来,虽然言语依旧露骨,但到底经过那么多年的打磨,又是情敌众多,到底知了些进退,懂得了适可而止,点到即可。

这个世界的孙哲平就不一样了,不曾经历过一杆却邪破了繁花血景,纵然仍是一冠未得,也狂傲更甚,感情方面却生涩无比,不过初出茅庐,和当初血气方刚的少年没什么两样,单纯凭着本能,自然如此。

“你什么时候回h市,我跟你一起。”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呃,过几天就回去吧,队里还有点事儿。”

孙哲平眯了眯眼,非常不满:“喂,你还没告诉我那个世界到底是什么呢。”

“呐,也没什么了。”叶修我简单措了措辞“呃,我说我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你信吗?”

“……”孙哲平难得无语了一次“勉强信了,你继续。”

“我发现你们接受能力都很强诶,”叶修忽然感慨“要有人跟我说这种话,我是绝对不信的。”

还不是因为是你说的呀。

“你别磨唧了,赶紧说吧。”孙哲平表面上像是有些不耐烦,实则只是想快些知道叶修在另一个世界经历过什么,迫不及待地想多了解他一点。

“好好好。”叶修应着,将那个世界的大致讲了讲。

而后,叶修和孙哲平又在微草俱乐部待了一会儿就告辞了。

临走前,叶修单独去找高英杰说了句话。

“小高同志啊,以后想听的话可以进来听,或直接来找我的。”

tbc

忽然发现,这篇文的名字是不是有点儿太长了……

【叶中心向】予你荣光

考场作文系列,材料作文,文章中心词:努力,体裁不限,题目自拟。

有轻微改动。

—以下正文—

呐,人生哪有一帆风顺,努力也并非能解决一切难题的良方,总有竭尽全力却回天无力的事,总有尽力而为却无法实现的梦。

可人生啊,恰就美好在,你还能继续努力下去。

我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遇到了一本书,遇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叫做叶修,于我而言,他是神,他是光,是提醒我继续努力,授予我永不言败的,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我遇见他,是从他退役开始的。
       
退役,无论于哪个领域而言,都难免黯然,更何况,这是被他效力八年,视若十指般珍视的战队蓄谋驱逐。

他依旧风轻云淡,而我,非亲身而历,已痛彻心扉。

他独自走在茫茫黑夜里,寒风飘雪,街灯残影,那一瞬,我隐约而又真切地看到了他的背影,看到我在世间所见过的,最炫目却也最柔和的光。

那是沉入海底,却仍灼眼的微光。

是夜,雪纷纷下,可他是白昼,是光,那一瞬,昼夜交融。

他从一个人,到一支草根新队,再到荣光加冕的王者之师,他努力着,他一直努力着,因为他心里,荣耀永不散场,峥嵘永不消亡。

从低谷再到巅峰,他走过了足足两年半的岁月,亦或说,他努力了足足两年半的岁月,从一个于职业选手而言,已是职业生涯暮年时候记起的,两年半的岁月。

这岁月并不漫长啊。因为在这两年半里,他又有哪一刻不在追逐,不在拼搏,不在为自己心目中的荣耀而努力奋斗呢?

有人道荣光加冕最渺小英雄,于茫茫人海,纷纷世界,任何人都是渺小的,可他对于荣耀,对于被他所感动的千万读者而言,是最伟大的英雄!

我们依旧渺小,亦不能因外物纷繁而扰了心中的梦。八年又两年,他十年饮冰,何曾忘了初心,且一直为之奋斗,为之努力,最终,荣光加冕。

我们呢?

也努力下去吧,梦还在心中呀。夜漫漫,总有晗光破晓之时,星火不熄,亦可成燎原之势,不忘初心的,纯粹而执着的,努力下去吧。
      
我何其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了他,那个,最了不起的他。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感谢你授予我的——

努力下去吧,总有一天,生活会予你荣光!

—fin—

致敬,吾神叶修。

【all叶】再战十年7

瞎几把扯。

这真就是个自我放飞之作。

对方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把备注改了过来。

陶轩:叶秋,在吗?

陶轩:哦,抱歉,现在……应该是叶修了。

君莫笑:什么事?

叶修表面上平静,内心还是起了些波澜的,会这么说的,只怕……这是那个世界的陶轩,可他怎么也过来了?

陶轩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很快又发来一条消息。

陶轩:我也在那架飞机上,不过你应该没看到我,毕竟那些家伙都围着你嘛。

叶修对此倒没有多大反应,毕竟陶轩也算是荣耀粉,跑去看场世邀赛没什么稀奇的,可后半句话就很有些意味深长了,干脆避重就轻。

君莫笑:是吗?那挺巧的。

陶轩:不是巧,我去打听了你坐的航班。

君莫笑:……

君莫笑: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有话直说吧。

陶轩:这么多年了,对啊,都这么多年了,叶修,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陶轩:我也好,他们也好,明里暗里的表示了那么多回,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说迟钝什么的,明明是装傻才对吧?你可比谁都精。叶修,你不可能不知道的。

陶轩:这次呢?继续装傻?还是像刚才一样避重就轻?

叶修看着屏幕,微微叹了口气,没有回复。陶轩这是太了解自己……也太不了解自己了,确实这些年他或多或少还是知道些的,但一来并不确定,二来这些年他一直忙着,忙着照顾沐橙,忙着处理战队事务,忙着组建兴欣……他无暇顾及,也不愿顾及这些可谓是风月之事,既然他们未曾挑明,让他便装作不知道,于彼此而言,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叶修一度这么认为着,这么做着,也就是陶轩所说的,装傻。

可现在看来,貌似并不尽然。

见叶修久久没有回复,陶轩的消息又来了。

陶轩:我不逼你,上次把你逼到那种境地,你不也没什么反应吗。

陶轩:也不求你回复,你……给我点反应就好。

真是的,陶轩自嘲道。居然还要用这种方式。可不这样,他又怎么会有什么反应呢?这个人,一直都是那么淡淡的,连当初被队友孤立,甚至被逼退役的时候,似乎也是那么平静的,云淡风轻的。

当初为这份淡然而吸引的陶轩,如今爱惨了这份淡然,却也恨透了这份淡然。

可他更恨的还是自己,居然做出了那种事,还执迷不悟那么多年。

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陶轩在心里给自己判了死刑。

所以自己为什么还要来找他呢?陶轩苦笑,自己这是在找虐吗?

还是放不下啊,还是想再和他说几句话,亦或者,还是抱着一点点可怜的希望吧。

君莫笑:我也没什么好反应的,就这样吧,我不恨你,仅此而已。

陶轩最终等到了,这么一个答复。

我倒宁愿你恨我。

叶修靠在椅背上,久久无言,倒不是因为陶轩,而是在思考,思考“他们”,那些明里暗里向他表示过的人。

这算是挑明了吗?

“你太低估我们了。”张新杰的声音骤然在背后响起,吓的叶修一个寒颤“他了解你,难道我们就不了解你了吗?”

“真是幼稚。”韩文清冷哼一声。

苏沐秋笑笑,弯下腰,双手交叠放在叶修胸前:“我们只是不想逼你,想等你自己想清楚了再做决定啊。”

“妈的,老子忍了那么多年,陪你装傻装了那么多年,居然被这家伙先捅破了。”魏琛愤愤不平。

方锐还是笑嘻嘻的,说道:“现在也不会逼你,你不用紧张,你不用急着回复的啦,老叶你只要知道,我们都喜欢你就好了。”

tbc

没错,陶轩就是个推动情节的炮灰。

发烧了,温柔以待……明天吧_(:з」∠)_

【all叶】守护修修小甜心(下)

越写越烂,干脆自我放飞。

—以下正文—

8

叶秋有所顾忌,他的小甜心秋秋可没有,见到叶修就飞扑过去,然后被叶叶一把推开,连叶修衣角都没挨到。

看着叶叶和秋秋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方锐和张佳乐不禁联想到自家小甜心扑向叶修的时候似乎也是这个场景。

黄少天则郁闷地想起,自己扑向叶修时,和眼前这一幕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9

叶叶与叶修的区别二(黄少天,方锐,张佳乐):叶叶对叶修占有欲极强,甚至不让他人触碰叶修。

10

“老叶,你们俩这是……双胞胎?”黄少天难得话少了一次。

“对啊,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叶秋。”叶修把手搭在叶秋肩上“中国国家队。”

“他是叶秋?”王杰希一向敏锐。

“嗯,对。”叶修点点头“我当时借了这家伙的身份证。”

“你那叫借?”叶秋不屑道“直接拿走用完了才跟我说也叫借?”

“那不还跟你说了一声嘛。”叶修理直气壮。

叶秋:明明应该无语却还是觉得他好可爱怎么办?!

11

叶修和叶秋一起睡了一觉。

不,准确来说,是叶秋拖着叶修睡了一觉。

对于六点多就睡,叶修原本是抗拒的,但叶秋一说什么为了飞过来看他昼夜不分地忙了好几天什么的,瞬间妥协,一边嘟囔着“我又没让你来,怨我咯”,一边乖乖任叶秋搂着阖上眼,他这些日子也确实累了,很快睡去,搂着哥哥的叶秋自然是不能再愉悦的,满足的在叶修颈间蹭了蹭,也沉沉睡去。

然后,两个高大的身影蹑手蹑脚地潜进了叶修的卧室,——是真的蹑手蹑脚,还专门在鞋底垫了块布,就为了不发出声音。

孙翔、唐昊。

这俩人一进门,就看到叶修和叶秋紧紧搂在一起。

emmmm,有点儿不爽啊。

两人及两个小甜心一同黑了脸。

算了,人家是亲兄弟,指不定从小到大都这样呢。

妈的,更不爽了怎么办!

12沉浸在不爽中的二人貌似已经把正事儿忘了。

幸好还有翔翔和昊昊。

所以为什么孙翔和唐昊一直被自家小甜心嫌弃嘛。

言归正传言归正传,潜进叶修房间的两人轻轻叫起了叶叶。

因为叶修有起床气,所以叶叶也有了起床气,被二人揉醒叶叶表示非常不开心,刚准备说他们俩两句,一想到身边的叶修叶秋还在睡,立马禁声,微眯着眼,不满地看着二人。

孙翔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迅速打了一段话上去。

“那个,这个这么久以来,这家伙教了我不少嘛,虽然有时候挺气人的吧,但我的确学到了很多,趁着世邀赛,不管最后赢了输了,我想去送一份礼物给他,不对,有他在,我们肯定会赢的!”

“你想送他礼物?”叶叶的手速也仿了叶修,虽然手小打不了孙翔那么快,还是很迅速的敲完了这行字。

“嗯嗯,你有什么建议?”孙翔迫不及待。

叶叶扫他一眼,看得孙翔竟有些毛骨悚然。叶修……似乎从没有过这样锐利,甚至带敌意的眼神,连当初交出账号卡时都没有。

就像他从来都只有对手,没有敌人一样。

孙翔身后的唐昊也是吓了一跳。

不过叶叶这敌意转瞬即逝,快得让两人差点儿以为那只是他们的错觉。

“你知道的啊,他除了荣耀,也就对烟还上点儿心了。”

“诶,你可不许送他烟啊!”

“我知道,抽烟伤身体嘛。那我送什么?账号卡?稀有材料?”

“你把一叶之秋送他他肯定高兴。”

“……”

“随你咯,我睡了。”

孙翔和唐昊有些失望地出了叶修的房间,不料才刚出来,就撞见笑意盈盈的喻文州。

“欸?喻队,好巧。”

“不巧不巧,大家都在会议室呢,就差你们了。”

13

这是……三堂会审还是批斗大会?

看着正襟危坐的一众国家队成员,一向胆大的孙翔和唐昊默默吞了口口水。

“两位别紧张,坐。”喻文州先安抚了一下二人,然后说道“大家都知道这次开会的目的了吧?”

除了孙翔和唐昊,其他人都是一副了然的神情。

张新杰首先开口:“原来见面太少,只觉得他们虽然像,但还是有些不太对。”

“嗯,”肖时钦接道“上次在食堂,我,喻队,王队,张副队就发现,叶叶很黏人,不过只黏叶修一个。”

“诶诶诶,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黄少天激动得差点儿蹦起来“叶叶那家伙,对老叶占有欲特别强!以前没注意,刚才在机场才发现的。即使是守护甜心也有点儿过了吧?简直可以说是有敌意了都!”

孙翔和唐昊听到现在大概也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了,听见敌意两个字,瞬间就是一个寒颤:“对!敌意也特别强!就刚才他看我们两个那一眼,恐怖!”

“对了,还没问两位刚才在领队房间做什么呢?”喻文州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孙翔、唐昊【突然惊方.jpg】。

看他俩那样,喻文州也就没有再追问,倒是一直没吭声的王杰希开了口:“黏人,占有欲强,对接近叶修的人有敌意,这……”

细思恐极!

这活脱脱又是一个大情敌啊!

忽然意识到的一众国家队汉子们疯了一样奔向叶修的房间,想问个究竟。

14

看着叶修恬静的睡颜,他们忽然释然了。

情敌已经那么多了,再多一个也无所谓啦。

反正……都是守护这个最可爱的修修小甜心的嘛。

—fin—

本周第二篇,所以,这算不算一周双更啦?

那我接下来几天是不是可以浪了😂😂😂

【all叶】守护修修小甜心(中)

梗很好,可惜是我写的。

非常无聊,非常没逻辑,非常神经,bug恐怕一堆。

还敢看下去的话,那么

—以下正文—

3

“所以为啥老叶你家小甜心就那么像你捏?”食堂里,黄少天看了眼身旁的天天,哀怨地问。

“天天不是挺省心的嘛,你还不满意?人家不嫌弃你你就知足吧!”

天天抬起头,用眼神告诉叶修:不,我嫌弃!

黄少天看着叶修,一脸悲愤:“哪里省心了,他都不理我,还不愿意听我说话!而且……”

“等等,”方锐忽然打断黄少天“这点你可冤枉天天了,不止他,没人愿意听你说话。”

其他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滚滚滚滚滚!好像我很愿意跟你们说话一样!”黄少天又朝叶修眨了眨眼“老叶你愿意听我说话就行了,是吧老叶?”

“并不,黄少天你哪儿来的迷之自信?”叶修与叶叶异口同声。

受到双重伤害的黄少天:……

“哈哈,叶叶和前辈你真的很像呢!”喻文州笑道,丝毫不顾及队友情谊。

“老叶你……算了,你先听我说,这家伙他,他他他他他……”

“我觉得秋葵挺好吃的。”天天一本正经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去……”叶修这次第一个笑出声来。

其余人也纷纷笑出了声,唯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王杰希三个半心脏笑的同时,看着趴在叶修肩上笑得正欢的叶叶,联想到平日里叶叶与叶修寸步不离,从未相距过三厘米以上的情形,不禁浮起疑惑——

叶修有这么黏人吗?

不过也没见叶叶黏过别人哈。

4

叶叶与叶修的区别一(喻文州、肖时钦、张新杰、王杰希):叶叶黏叶修。

5

对于叶叶和叶修的区别,叶秋已经探索了十几年,也常借这个借口去看叶修。

所以叶修表示,他对叶秋的到来一点儿都不惊讶。

不过该问的还是要例行公事的问一下的。

“你来干嘛?叶秋总裁这么闲的吗?”

“别废话了,你哪儿到机场也得一两个小时吧?我在欧洲出差,也就一两个小时的路程,来接机啊!”

叶修一脸悲壮地挂掉了电话,叹了口气,对国家队队员们说:“你们敬爱的领队要离开一下,好好训练,不要太想我。”

“赶紧走赶紧走,谁会想你啊真是!”张佳乐看似特别嫌弃的摆了摆手。

“我。”周泽楷接道“我会想你。”

“还有我!”锐锐激动地举起小爪子“我也会想你!”

“好好好。”叶修分别摸了摸周泽楷和锐锐的头。

喻文州微笑着问道:“前辈是要去哪?需要帮忙吗?”

“主人你直接说你也想去不就行了吗?”州州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整个训练室里的人都听到。

肉眼可见的,喻文州的笑容有些凝固了。

忘了捂这家伙的嘴了……

“嘿嘿,”方锐笑嘻嘻地凑过来“老叶我陪你吧?怎么说都是队友嘛不是。”

黄少天一把把方锐推开,挽住叶修就要往外走:“别听他挑拨离间,我们现在是国家队,都是队友好不好?还是我陪你吧,路上闷了我还能跟你说说话,走吧走吧。”

“不用,回去训练吧,接个机而已,我自己就行。”

“不行!”希希拦住叶修,一脸严肃“我刚才算了算,你今天独自出门会有血光之灾,还是找人陪着吧。”

王杰希同样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叶修:……

6

于是下了飞机,正准备美滋滋地扑进自家哥哥怀里的叶秋,在机场看到了一整个国家队。

7

叶秋【生无可恋.jpg】:哦,冷漠。

tbc

不是没写完,是没码完,剩下的明天码完了就发,太困了=_=。

【all叶】他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40

装作我赶上了的样子,嗯,一周双更的flag没有倒。

‹40 ›

“你是……嘉世那个新人mvp?叫叶修是吧。”孙哲平看上去倒还十分淡定,事实上耳根已经泛了红,毕竟……摔怀里了呀。

“前辈认得我啊,”叶修则是真的平静“抱歉啦,走路没注意。”

“我认得你没什么稀奇的,这两天和荣耀有点儿关系的媒体报刊上可到处都是你,你认得我才稀奇,想来我退役也有三四年了吧,七八赛季出道的新人没几个知道我的,你居然还认得出来。”

“怎么会,前辈可是第一狂剑。”叶修笑笑,带了点不易察觉的苦涩,虽然孙哲平没有显露出来,但他听得出,这看似淡然的话里,染上了昔日第一狂剑因伤退役的无奈和不甘。

孙哲平也笑笑,没有伤感,也没有叹息:“现在的第一狂剑不是蓝雨那小子吗?还有,撞了人可不是说声抱歉就行了。”

“前辈这是要碰瓷吗?”叶修诧异一下,然后哭笑不得地说。

“没有,开个玩笑而已。”叶修一瞬间迷茫的表情似乎取悦了孙哲平,随即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你这是要去哪儿?”

“老王邀请我去微草逛逛。”

“老王?王杰希?”孙哲平问道“我正好闲着,挺久没见了,带我一个吧。”

“你们俩挺熟的?”那个世界貌似并不啊。

孙哲平摇摇头:“不熟,无聊而已。”

叶修:……

叶家离微草俱乐部并不远,没多久就到了,高英杰正在门口等着叶修,看到一同前来的孙哲平,有些惊讶。

“叶副队来了啊,队长在训练营呢,让我在这儿等你。”高英杰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这位是?”

孙哲平耸了耸肩:“你看,我说的吧。”

“哈哈,”叶修咧嘴一笑,把手搭在孙哲平肩上“百花战队前队长,第一狂剑,孙哲平。”

“啊,原来是孙前辈,久仰久仰!”高英杰连忙道。

“嗯嗯。”孙哲平有些敷衍的点点头,感受着肩上那只手传来的温度,他清楚的听见,叶修说第一狂剑四个字的时候,并没有在前面加上“昔日”两个字。

无意的吗?若是有意,那又是为什么?拍马屁?怎么可能,他又不需要,孙哲平下意识的否定了这个猜想,保护他的自尊心?呵,他犯得着嘛他?

孙哲平心里有些触动,就这么容易被感动吗?孙哲平自嘲,不过一句话而已,至于吗?

好像不止这一句呀,孙哲平忽然想到刚见叶修时,他也是这么称呼自己的。

第一狂剑,而非昔日第一狂剑。

许是太久没人这么称呼过自己了吧?孙哲平想着,却是不可控制地偏头看向叶修。

恰是个十足十晴朗的天气,夏日的暖阳散着万丈金光,洒在叶修的发梢、眼角,略显苍白的皮肤在阳光下几近透明,本就柔和的面孔显得愈发温软,泛着淡淡的浅笑意味,全然不似赛场上那个披坚执锐,所向披靡的斗神,周身焕发的光芒之耀眼却不逊分毫。

一个更绚烂,一个更温和而已。

可不论哪一个,都好像有着让人奋不顾身去追逐的力量。

苏沐秋如是,韩文清如是,叶秋如是,喻文州如是,黄少天如是……

“看着我干嘛?”叶修察觉到孙哲平的目光“我就这么好看吗?”

“呵呵。”

“叶副队,孙前辈。”刚挂了电话的高英杰唤道“队长让我直接带你们去训练营。”

“那好,走吧。”叶修说着,自然而然地牵起孙哲平的手,跟着高英杰走向训练营。

孙哲平,亦如是。

tbc

最近喜欢李商隐,想试着换一种文风(然而我本质上还是一个傻白甜。)

【all叶】他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39

越写越崩_(:з」∠)_

‹39 ›

小手冰凉:……

小手冰凉:别闹,正经点儿,我还不觉得我的水平比职业圈里的治疗要好啊。

叶修对安文逸的反应毫不意外,食指抵唇轻笑了一下,看得刚刚春心萌动的方锐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苏沐秋纵然已经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锤炼,却还是被这声轻笑勾得心里痒痒的。

君莫笑:夸你可爱还不高兴了?你现在的水平是还差点儿,但你的意识和对时机的把控能力都很不错,只是操作上有所欠缺而已,练练就行。

小手冰凉:听你这么说,我到想去霸图训练营报名试试了。

君莫笑:霸图的牧师可是张新杰,石不转也是全明星角色,要么早已备好了接班人,要么就是张新杰快退役的时候从现役的优秀治疗里找,你就别想了。

君莫笑:还有,其他队你也别想了,你的潜能可只有我知道,至于为什么嘛,等你来嘉世以后再告诉你吧。

小手冰凉: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坑我?

君莫笑:我闲得没事儿坑你干嘛?

小手冰凉:……有道理,那我这两天就过去?

君莫笑:好,尽快吧,不少事儿呢。

“就这么容易?”苏沐秋有些惊讶“你不是说这家伙特别冷静理智吗?”

“很冷静很理智啊,可能是我人格魅力太强大了吧?”叶修故作沉吟状“那次是先让老板娘去说的。”

“你可要点脸吧!”

安文逸两天后就到了h市,叶修如他所言把原因,也就是自己的穿越经历告诉了他,饶是一向冷静理智的安文逸,也被这天雷滚滚的剧情雷得半天没说出话来,努力想找些疑点提出质疑却发现虽然这事儿是挺玄幻的'但仔细想想这内容似乎还蛮符合逻辑的,于是最终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由此可见,刚和叶修相识不过短短数天的安文逸小朋友,逻辑思维和世界观都已经在叶修同志的影响下重塑了。

叶修、苏沐秋和关榕飞又忙活了几天,搞出那套全荣耀最高智力,最高暴击的牧师装,又把小手冰凉的技能点任务清了,安文逸经过几天的系统训练,操作也有显著提升,队伍里其他人也都没有离开嘉世俱乐部,经过几天的磨合,配合也好了很多。

在忙完俱乐部的事后,叶修终于拗不过叶秋,也觉得的确该回家和父母见一面了,就和同样家在b市的乔一帆一起去了b市,苏沐秋很不情愿的被留下处理队伍余下的一些事务了,并没有跟去。

苏沐橙对此很是叹息,哥哥怕是没救了啊,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也要跟过去呀,毕竟见家长呢不是……

叶修和乔一帆到了b市以后,叶修跟叶秋回了家,乔一帆也自己回去了。

到了叶家,刚一进门,叶修就被扑过来的叶母整个搂进怀里,叶父则一脸高(qi)冷(dai)的站在旁边,然而随着叶修被叶母拉着嘘寒问暖,压根没空搭理他,脸色渐渐黑了下去,同样被晾在一边的叶秋瞅见自家老爹这如同“我生气了,还不快来哄哄我”的表情,差点喷笑出声。

叶修终于被叶母放开之后,立刻盛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奔向叶父,他平日里说话是挺气死人不偿命的,但哄起人来也绝对够甜。叶父表面上还傲娇的说着什么“可算知道回来了?”实际上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叶修乖乖在家窝了几天,就被王杰希邀请去微草俱乐部参观,王杰希知道叶修是个b市人,夏休期开始时还问过他回家不回家。所以叶修到了b市以后,也给王杰希过了一声。

叶修闲来无事,应邀出门,结果一个没留神,脚下一滑,摔进迎面走来的人怀里,叶修立刻起身准备向对方道歉,抬头一看,却发现那人他居然认识。

“孙哲平?!”

tbc

很狗血,我喜欢。

【all叶】他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38

‹38 ›

“哈哈哈,原来在乐乐你心里,哥这么厉害啊!”叶修终于憋不住了,大笑出声。

张佳乐[突然惊方.JIP]:“你什么意思?你是那个一叶之秋?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先走了,拜拜咯。“叶修说着,操纵角色回了霸气雄图公会的团队。”

“喂!你别跑!给我说清再走啊,你个混蛋!!!“

“下次再说吧。”叶修的声音已有些远了,张佳乐想去追,却记起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帮百花抡boss,只好作罢,在心里把叶修控诉了一万遍。

“哈哈哈哈哈,老叶你这样,张佳乐肯定要气死了。”方锐笑得泪都出来了。

叶·撩完就跑·修点点头:“可不是嘛,估计已经幻想着把我千刀万剐了。”

接下来几天叶修都没再遇见张佳乐,直到叶修收到蒋游的一条消息。

游峰电:今天抢北桥法师,兄弟能来帮个忙不?

一时间,叶修的笑容诡异得苏沐秋和方锐都有些毛骨悚然,邱非和乔一帆仍乖乖做着训练,包子则欢呼着“又要抢boss了!”和“老大万岁!”“老大必胜!”

几乎完全相同的场景,紧要关头,一个ID为“小手冰凉”的女性牧师角色不知何时爬上一个高点,放出一个治疗术,战局瞬间改变。

“叶修,你说不说?”两人的角色正从流飘荡,张佳乐问叶修道。

叶修的声音依旧懒洋洋的,带着他惯有的散淡:“还有什么好说的,不都告诉你了嘛,我就是那个一叶之秋啊。”

“不行不行,我不信,怎么可能有人七八岁就开始打网游,还那么厉害的?!”张佳乐表示抓狂。

“你不信我还能怎么办?”

“你倒是问问这事儿谁会信啊!”

“你不打算告诉他?”苏沐秋问道,旁边的方锐听见,也兴致勃勃地凑了过来。

“不是啊,”叶修笑笑,摇摇头“只是逗逗他而已。”

“哦。”苏沐秋和方锐一脸失望。

叶修又和张佳乐扯了几句,就把真相告诉他了,张佳乐惊得一个操作不稳,差点儿从横木上又掉进水里去。

“你在编故事吗?”张佳乐质疑“虽然联系你的情况来看,好像还蛮合逻辑的,不对,合什么逻辑啊!穿越这种事本身就已经很不符合逻辑了好吗?!”

“信不信由你,我还有事,先走了。”叶修操纵角色跳上岸去,留张佳乐一人继续从流飘啊飘啊飘。

张佳乐:啊啊啊叶修你个混蛋!!!下次见我不会放过你的!!!

忽然有点儿期待下次见面了是怎么回事?呸呸呸!我才不想再看见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家伙呢!不过上次好像在电视上看见过这家伙,长得还挺白净纯良的嘛明明,真是人不可貌相。张佳乐撇了撇嘴,也操纵角色上了岸。

另一边,叶修已经换上君莫笑去勾搭安文逸小朋友了。

君莫笑:哈喽,在吗?

小手冰凉:“你是叶修?找我什么事?

君莫笑:有兴趣当职业选手吗?

小手冰凉:什么意思?邀请我去嘉世?

君莫笑:对啊,你知道的,张家兴去雷霆了。

小手冰凉:你……不知道嘉世和霸图有仇吗?我可是霸图粉。

君莫笑:知道啊,你如果是因为那点儿恩怨就放弃进入职业圈的人,那我也没办法咯。

小手冰凉:好吧,但为什么是我?职业圈里不愁找不到想加入嘉世的治疗吧?

君莫笑:水平问题啊,而且,你可爱嘛!

tbc

最后一句为自我放飞之作。

【all叶】他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37

‹37 ›

“小乔真乖!”叶修欣慰地摸了摸乔一帆的头“方锐大大?”

方锐甩甩手,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得得得,就信你这一回。”

“那你先和海无量磨合磨合吧,我还有事,去忙了。”叶修把海无量的帐号卡递给方锐,转身要走。

“唉,等等!”方锐忽然叫住叶修“我在那个世界是咋叫你的啊?叫叶修太生分,咱俩在那个世界挺熟的不是?叫副队吧,又觉得别扭。”

叶修打量了打量方锐,又打量了打量自己,说道:“那个称呼,你恐怕会更别扭。”

“是啥快说!”

“老叶。”叶修淡定地吐出两个字。

“……”方锐看着眼前这个十七岁的少年,陷入沉默,纵然已经知道这是个披了年轻壳子的老狐狸,可就是对着这白白嫩嫩的壳子,让他叫“老叶”他也叫不出口啊!

叶修又折返回来,坐到方锐身边的位置上,拿出一张帐号卡:“算了,就在这弄吧,也不是什么大事,方锐大大有问题可以来找我啊。”

“放心吧,用不着你。”方锐嘴上犟,话里眼里却都含着笑意,心情也莫名愉悦起来,连被迫转型的不满都所剩无几了。

苏沐秋瘪了瘪嘴,像是幽怨,也好像已经习惯了,走到叶修另一边坐下。

乔一帆还是那副腼腆的表情,乖巧地坐到叶修对面,只是默默叹了口气,早知道情敌很多,但副队啊,你也实在太能勾人吧。

此时,叶修的骑士小号已经卧底进了霸气雄图四分会,正带队伍下副本,不算忙得不可开交,却也不算轻松,方锐怕打扰到他,有了问题都先放到一边,倒是叶修一直关注着他那边,一有空闲就去指导。如此一来,苏沐秋和乔一帆都觉得方锐像是一个正在被攻略的NPC,好感度进度条一路飙升。

接下来几天,方锐渐渐适应了海无量,在叶修这个大bug的帮助下,并没有遇到什么难以攻克的问题,乔一帆的阵鬼技术也日益提高,而叶修在带了几天副本之后,终于受蒋游所邀去打野图boss,然后……

“喂,你是谁?”一个DI为浅花迷人的弹药专家质问叶修。

“你猜~”叶修心情不错,还存了挑逗张佳乐的心思,语气格外荡漾。

“我去,你多大了?!”张佳乐一听这个装备差劲却能和自己打得不相上下的骑士是清脆的少年音,大吃一惊“你不会是嘉世那个新人吧?叫……叶修的!不对,霸图的公会,又不是嘉王朝,可郑乘风没这么嫩啊,霸图有新人了?”

“这位前辈,不要轻易否定自己的猜测呀,谁说在霸图的公会就一定是霸图的人了?”

张佳乐闻言,惊得连手上的操作都乱了一下:“你真是叶修?叶修不是用战法的吗?你在霸图待着干什么,要转会?还有,你知道我是谁?”

“太明显了好吗,三亚前辈张佳乐的问题太多,叶修只回答了最后一个。

三亚前辈张佳乐:……

“对了,你的帐号卡是不是叫一叶之秋来着?‘之’是‘之乎者也’那个‘之’。

“嗯。”……“几区的?”……“一区。”

“一区?!是你自己的卡吗?”张佳乐忙追问。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前辈?”叶修此时的笑意已近满溢,嘴角止不住的上翘,简直恨不得摘了耳麦先笑一会儿再说。

“你知道一区时候有两个很有名的人吗?”

叶修笑意更浓,连声音里都染上了些:“不知道啊,前辈给我讲讲吧呗。”

“这两个人一个叫秋木苏,也就是你队长苏沐秋,另一个叫一叶之秋,‘之乎者也’的‘之’,荣耀同区不能重名,你不才十七嘛,总不可能七八岁就开始打荣耀吧?所以你那张卡原来应该是他的,不知道怎么被你拿到了。这两个人都很厉害,可以说不论是个人还是搭档,他们俩都是最厉害的,而一叶之秋,更是一个全职业精通的妖孽,在行兵布阵方面也有很高造诣,是天才中的鬼才。只是后来就不见了,也没进联盟,不知道为什么。”

tbc

吹叶使我快乐。

【all叶】再战十年6

胡扯,无逻辑

“哈,他们是黄金一代,我们嘞?”方锐撇了眼新一期报纸,笑道。

叶修想了想:“黄金一队?”

“黄金叶队长好。”魏琛立刻接话。

“别闹了,”张新杰打断三人的插科打诨“专心点儿。”

“喂喂喂,你不至于吧!”方锐不满“不就一个五人小本嘛,又不刷记录。”

“安静。”韩文清皱着眉道。

“唉,老叶呀,霸图出来的人一个个都这么无趣的吗?”方锐叹息。

“嗯,乐乐还挺好玩的。”叶修说。

“什么好玩不好玩的,是胡闹!”韩文清出口的话像是呵斥,却不含丝毫呵斥的意味,反倒是无奈多一些。

“果然,”叶修没有回答韩文清,反倒对方锐说道“如你所说,没趣极了。”

浮云对无极的第二局也10:0轻松获胜了。

“伍队,有时间聊聊吗?”赛后,叶修和苏沐秋一同去往无极俱乐部,找到伍晨。

“这……”伍晨有些犹豫,毕竟他们队刚刚战败,面临解散的境地,现在去和敌队队长聊天,貌似不太合适。

“伍队别担心,只是聊聊而已。”叶修脸上盛满了纯良无害的笑容,看得他身旁苏沐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好吧。”

“伍队接下来有打算了吗?”叶修问。

伍晨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还没有。”

“无极呢?”

“这很明显了吧。”伍晨苦笑。

“愿意加入我们吗?”叶修语气真挚“公会部,伍队你肯定看得出来,我们这队还缺人手呢!”

“加入你们?”伍晨低下头,陷入沉思。

这绝对不是一个走投无路的选择,相反,这支队伍虽然名字让人感觉很不着调,但实力个个不容小觑,甚至不比职业圈中那些大神们差,尤其他们的队长,也就是他面前这个白白净净的少年,更是他不曾想到的强大,意识、操作、经验、技术、战术无一不是顶尖,令人不禁怀疑他是否真的是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除此之外,浮云战队的角色装备也丝毫不逊于嘉世,打败嘉世进入联赛并不像外界所传的难如登天,在他看来,这支队伍的前途十分光明。

但到底还是有些放不下无极啊!

“好,我同意。”伍晨抬起头,向叶修伸出一只手。

叶修握住伍晨伸来的手:“欢迎。”

背对着苏沐秋的叶修并没有发觉'苏沐秋看着两人相握的手,眸中怒火氤氲,细听还有轻微的磨牙声。

“赛事渐渐步入正轨,浮云战队一路碾压,不费吹灰之力杀进小组赛,联盟赛季也过了大半,轮回暂列第一,百花第二,微草第三,蓝雨第四,虚空第五,雷霆第六,烟雨第七,呼啸第八,霸图因林敬言一人实在孤木难支,位列第九,此外,暂列第十的三零一战队也对前八的季后赛席位保有一定的竞争力,第十一的皇风战队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了。”

小组赛也是十分顺利的,浮云以30分满分的成绩拿下小组第一,轻松出线,连上赛季还是职业战队的玄奇都被打了个十比零完胜,又经过八进四和四进二两场比赛的胜利后,终于,挑战赛决赛,白手起家的草根(?)战队浮云对阵昔日豪门嘉世。

与此同时,联盟第九赛季常规赛也已经接近尾声,轮回仍是总积分第一,其余排名都稍有变动,但前八席位并未发生变化,而前十之外的中游战队名次变动倒是很大,不过是因为荣耀更新的缘故。

挑战赛决赛前夕,叶修接到一条陌生人的QQ消息,帐号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点开个人资料一看,立刻记起对方身份,大吃一惊。

陶轩!

tbc

在思考第九赛季冠军给谁【忽然想给乐乐😂】